03月27, 2016

乞讨者行为

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新闻,26岁小伙到救助站求助,工作人员一脸认出小伙已经是第三次来了,经网上查询该男子已经在各救助站累计被救助700余次了,属于职业“跑站人”。

小伙一上来直接要20块钱,一点都不含糊,还显得很有底气。工作人员提出救助站只管吃管住管车票,不管钱的。小伙累积700多次的救助经验,专门坐车到救助站,哪有那么容易被打发。工作人员给他安排吃的,他说不吃泡面只吃手工面。面快煮好了,他说不想吃带汤的,想吃拌面,明显故意刁难只为了钱。最后和工作人员僵持了一个下午,工作人员无奈给20块钱打发他们走了。

小伙子! 大爷我真想给你点个赞,你这职业精神真是可嘉啊,撒泼了一个下午只为20块钱。大爷就不明白了,你这么年轻,去找份什么工作有一个下午不到20块钱的么。

像上面的小伙这样的乞讨手段我称之为撒泼,这是我见到最多的乞讨者行为。

1. 撒泼

小时候家里都有一些登门乞讨的,现在这种现象少了很多。

记得小时候看到有人来乞讨就觉得好可怜,好想拿钱给他,好像他们是应得的。老妈的做法却是这样的,给老人不给年轻的,给生面孔不给熟面孔的,遇到撒泼的就轰出去。跟老妈比起来,老爸就显得有脾气了点。

家中开有小店,有些乞丐来了直接要烟。那时候最便宜的烟有一块钱的,要知道那时候给乞丐都是给一毛钱两毛钱的,不像现在一给就是几块钱。老爸当然是给最便宜的一块钱的“翡翠”,有些乞丐不识相说要“双喜”,然后就赖在那里。这时候老妈出场,“你要不要,不要拉到”,一般乞丐还是识相的,见到老妈不好对付织好撤了。

对于撒泼的乞丐就是你越怕他他就越叼,他们的脸皮一般都厚到你无法想象。

2. 妨碍

我们的历法有很多种太阳历、阴历,我觉得乞丐有一本他们自己专属的历法,乞丐历。他们根据这种历法可以知道各个地方不同习俗,给他们定义好行乞计划。

不知道为何,家里每当到了一些热闹的节日,就有乞丐。像正月十三“食丁桌”这样的本土专属节日,外地的乞丐也能准时参加。

他们的做法很简单,大伙儿都在吃饭的时候他就来乞讨,并且一般是几个人一起,要价至少十块还要求要饮料,不然就在那里盯着你们吃饭,或者就只站在那里就能挡你的路了。

这种做法跟撒泼差不多,只是更烦人。

3. 冚家桶

全家桶属于家族企业,就是一家老小一起工作,找块地儿,铺张席子,妇女守着碗盯着钱,老人抱着小孩,小孩随便玩,他们在那里晒着冬天的太阳,看起来很惬意。

这是我在广州一座天桥上看到的全家三代同时乞讨的场景。我们平时能见到比较多的是,旁边一个得了重病躺着睡觉,一个一边哭一边磕头。我更想看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:

某乞丐在某某网站上当主播,直播睡觉,月入千万。

4. 苦肉计

记得小时候有两个人来村里乞讨,一个人手上插着一只匕首,从腕关节的两根骨头中间刺穿的,不知有没有加特效,我记得刀口上撒了点像面粉一样的东西。另一个人负责乞讨,分工明确。据分析他们当天应该捞了不少钱,因为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同学都在讨论这件事,一时间成了红人。

我比较反感这样的乞讨,不管他是特效还是特技,反正是让我感到了不适。


我比较能接受的乞讨行为是那些卖艺、孤寡老人或者残疾,最让我尊敬的是那些坚强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,他们不像有些人仗着自己是弱势群体,赖于别人的同情之心而进行乞讨。

能靠自己的双手,何必乞讨于他人呢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uyanxin.com/post/qi-tao-zhe-xing-wei.html

-- EOF --

Comments

请在后台配置评论类型和相关的值。